锦渝

最现实的18岁

       在那些青春年华肆无忌惮的岁月里,谁也替代不了也做不到同等的感同身受。其实,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回不去的时光里是否曾后悔过夜以继日的重复机械的周而复始般活着。

       整篇都是我自己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他们的18岁,可能他们自己的18岁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悲观,所以才有一句话叫做“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们只要做到不论以后的他们的乒乓球道路有多困难,但好在我们一直都在就行了。


       谨以此小短文不止是送过我喜爱的两个小朋友还有我们已经流逝活着正在经历的青春年少,别害怕不后悔,因为每个人只有一次18岁。


       孙颖莎觉得输好像成为她的成年路上最稀松平常的事情了,有天赋又如何,或许在没有进入国家队之前,好像自己的天赋真的能帮到自己,可是进来后才发现曾经的自己就是个井底之蛙。缓慢增长的身高,训练带来的伤痛,努力向上攀爬的积分榜和名次,这些都成为了孙小妞的痛点。她不清楚别人的成年道路上有没有这么曲折,她也曾安静的看着那些已经是主力层的哥哥姐姐们的18岁,好像并没有那么痛苦不堪。意外扭伤的脚裸注定了自己的瑞公赛又要早早的结束,也可能是给自己找了个正当借口,本来中国队的参赛人数众多,自己排名并不出众。自己总能给自己找到好多借口逃避输球带来的痛苦,谁不想赢,就算是佛系打球的孙颖莎也不是真的对输赢没感觉,但是打着打着输的多了好像也就习惯了,也总能总结出自己在比赛上的弱项,可就是像狗皮膏药一般怎么也撕不掉,外界的舆论也都影响着自己。说白了就是球技不佳,心态不稳,还整天想着偷懒。别人在迎来18岁的时候还在想着要不要趁着最后那段时间来场轰轰烈烈的早恋,可对于孙颖莎来说,自己的18将迎来的是乒乓球成年世界里的残酷还有源源不断的后起之秀。


        王楚钦的微信是在得知孙颖莎输球之后立马发出的,但石城大海,自己比赛都结束了也没收到小豆包的回复。不会躲在哪里哭吧,去了休息室、练习场都没有看到熟悉的小身影,偶遇女队的队员也因为避嫌的因素不好意思问。偏偏是在18岁成人礼之前,要是能扛过生日之后再被淘汰多好。可是在残酷的比赛世界里哪有多少人情味,遇到的对手前一秒还是你同队友的好姐姐好哥哥,后一秒为了出线可以拿出所有的技术来攻打你薄弱的缺点。就算比小豆包早半年进入成人的世界却也并没有全盘能够接受住所有的威胁。这或许就是成王成魔的道路上必须要经历的,别人的18岁可能还在担忧成年之后的责任,可对于他们来说,或许还没有感受到18岁成人的喜悦却早早承担起那些可能是往后十几年里才会背负起来的理想和抱负。后悔吗?王楚钦不会,他相信小豆包也不会,就像他微信里的留言一样“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回不去的时光里是否曾后悔过夜以继日的重复机械的周而复始般活着。”






回合番外 属于你的加时赛

最近去大西安玩了一趟,接受了一段需要和有个人的一起走向另外的生活方式,然后突然想到一个旅行脑洞梗……依旧架空,不要套用到真人身上。

 

我的情话碰到你突然觉得不管用,可能,我只想,我可不可以……


       某国某地某公开赛,女孩坐在男单决赛的场馆里。两只手不自觉的握紧,感觉就像自己在场上打比赛一样。好像是几年前,自己也曾经置身于这样的场景中,也为了一座刻满了冠军名字的奖杯几乎拼尽全力。“就不该答应你跑到这个国家看什么比赛的,看的我心痒痒的。”女孩戳了戳旁边人的手臂,“说好是说走就走的任性游,怎么最后又变成了乒乓球。”旁边带着鸭舌帽的男孩顺手牵起了女孩的小肉手,安抚性的捏了捏。“哎,算了算了,本以为你这次旧伤复发,可以趁着短暂的休息日陪陪我,最后还是陪了乒乓球。”


     “我们走吧。”男孩半拉起女孩的身体,牵着她向出口走去。五局看了两局,估计会赢,男孩也不再坚持要看下去,左手牵着女孩的手,右手划拉着手机找餐厅。“有家中国餐馆,看评价不错,我们去吃这家好不好。”男孩太熟悉女孩的味蕾和她极为挑剔的胃,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日子里,她最讨厌的就是难吃的飞机场和不合口味的当地特色运动员餐。


      “走了?不看高远哥比赛了?”女孩迷迷糊糊的牵着走出了场馆,才想起来要和在休息室看转播的鳗鱼姐知会一声。“你等下,我发个微信给鳗鱼姐,神神叨叨的,要来看的是你,要走的也是你,看一半算怎么回事啊。”女孩边发着牢骚边发着微信,本来还打算四人一起吃个饭,看来也是只能作罢。


       男孩习惯性的捏了女孩的脸并说道“明明是自己没耐心的看球,怎么全怪到我身上了,况且林高远会赢,干嘛要看已经知道结局的比赛。”女孩摇了摇头,心里感叹到直男思想不可猜。“而且我带你来这,是有别的目的的,哪能只看乒乓球赛啊。”


       吃完饭后,男孩带着女孩来到一座教堂,哥特风格的教堂,男孩不信鬼神之说,当时的自己只是因为比完赛,捧得冠军杯的时候再也没有女孩当面的祝福。记得当时在离开前的最后半天,路过这家教堂,只是虔诚的希望往后的岁月里男孩身边可以有那个女孩一直陪着他。

 

      “我的情话碰到你突然觉得不管用,可能,我只想,你可不可以在往后岁月里陪我走过峥嵘,走过低谷,过往岁月往后年华,我只想有你。”






我不是魔鬼,我真的在很努力的圆回去,😂

第四回合

我应该是唯一一个会在这种普天同庆的日子里写虐文的汉子。心里默念自己是亲妈

第四回合


心里有个小秘密,终于在我决定离开的时候告诉你。


      “我决定退役了。”参加完2028年奥运会后,孙颖莎一直在思考如何把退役这件事情平静的和王楚钦谈起。比完外赛,比内赛,拿了世界冠军,拿下国内冠军。和陀螺一样的打乒乓球不是自己最初想要的,小的时候是真的热爱才决定走上职业,可是走着走着路过了太多十字路口,彷徨的时候低下头总能看到有一道比她瘦长的影子盖过她的影子一直形影不离,再走着走着,变成了徒步爬山,累的时候再低下头只能看到自己的影子直立但又倔强的站在山顶上被追捧。


      “看出来了,这次的世界巡回赛我看你都没报名,猜到了。怎么是要退役去谈恋爱结婚?”王楚钦从下车从后备箱里拿出她的行李,左手推着行李,右手已在裤兜里握成拳。一小时前还傻兮兮的看着豆包发过来的微信说要送她去机场。临近年关,乒乓球队也结束了所有国内大小比赛照理开了一年一度的新年晚会,今天开始队里的老队员新队员陆续离开回家过年。“孙颖莎,其实你挺自私的。”独自一个人走了一段距离后,回头对那个宠了很久的女孩说道。


      “对不起。”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些事情不再他们俩的可控范围呢?从队内开始有了奇怪的传闻,从一直陪伴的哥哥姐姐们也开始开着玩笑,从同时被教练传唤后惊慌失措躲避对方。好像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一些被忽略的小细节在心里发酵变酸霉变。再后来……传闻中自己变成了被抛弃的那个,佯装开玩笑的还和他讨论过自己的出境,在后来呢?没交集了吧。2024年过后正式成为的男女队的领军人物,曾经的传闻和玩笑都换了角色。


      “我们扯平了。”输不起放不下,王楚钦少年时期,孙颖莎是他的梦魇,常常在半夜梦想十分之后睁眼到天亮。可当时的自己不止是有眼前的苟且还有更大的梦想,所以退缩的不是只有她还有自己。但真的拿下所有想要的时候才发现那句最想要的恭喜不是从她嘴里说出口。“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扯下脖子上的围巾,绕着小姑娘的脖子绕了两圈顺势拉过她的手臂重重的扣在自己的怀里“我喜欢你。”


你们猜,我会不会最后写着写着把这个故事圆回来,最后再次恭喜我们莎头组合斩获所有金牌













回合 番外 加时赛

丑话说前头,我可能真的是写小甜饼的废材,可能只会写点悲悲悲,但可能连悲悲悲都写不好,还要再啰嗦一句,以下情节纯属瞎编乱造


属于你的加时赛


你说开心就像吃糖果,就算口腔里最后一口香甜被消耗殆尽,但那滋味却永久缠绕心头。


     “头哥,我紧张。”孙颖莎已经不止一次和同乘大巴坐在他前面的男孩说这一句话了。


     “求别说了,你都是打过世界级大赛的人了,就上去读个别人给你写的稿子,你就紧张的要命,临出发还要去上个厕所耽误正事。”为了防止小豆包再说紧张,他从裤袋里掏出耳机线,向后扔了过去,“别想杂七杂八的,听听歌。”


     “你也快别说了,害的我又想上厕所了。”虽然嘴上还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着什么,但还是听话的掏出自己的手机插上耳机,选了几首轻快上口的几首歌,情绪倒也开始慢慢平静下来了。


       王楚钦回头看了眼小豆包,从得知要在出发前的动员会上作为代表发言她就开始整天神经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别说训练的时候各种失误了,就连训练以外的时间都记挂着怎么能躲过这次灾难。


       孙颖莎本来低着头刷着微博,抬头看了眼看着她的头哥,约莫觉得可能真的是成年了,之前也都像自己一般毛毛躁躁的性格,怎么过了18岁就稳重起来了。想着也算是正式开启自己的生日月,想想去年说要求吃饭的微博评论,哎,看来是期待不起来前面那位已成年的男青年会准备什么像样的礼物了。“头哥,我们把三块金牌都收入囊中,就当提前给我送个生日礼物呗。”小姑娘的身体向前去了一点,头靠着椅背,说话的声音温温吞吞但还是奶声奶气的。


      “切,这明显是亏本生意,我的男单金牌干嘛给你当生日礼物。”王楚钦佯装背过身子,听到小姑娘嘀嘀咕咕说着“我看你就是怕输,毕竟人家排名第8,你都在百名之外呢”。一只耳机线随着身体前倾,滑了下来,王楚钦顺势拿过来听了起来,又是周董,哎,到底还是小姑娘整天迷恋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周氏情歌。“我要是赢了,老规矩呗。”话音落完,车子停在了体育总局外面,翻了翻兜,拿出等动员会结束后才会奖励她的棒棒糖,长腿往过道一伸拦住了要往前走的孙颖莎,“你还没回答我呢。”五秒过后,看着估计快要发飙的小姑娘,把已经拆了的棒棒糖堵在里她嘴前。“诺,吃颗糖,提高下肾上腺素,等下不紧张,你还有你头哥帮你顶着天呢啊,咱不怕。”摸了摸小姑娘的头顶,看着她张口含住了棒棒糖,笑笑的捏了捏小豆包的脸。已经下了车的教练在下面敲了敲车窗,两人小跑下车,边跑着小姑娘又和他头哥说“头哥,我想上厕所。”





       


回合

第三回合

那句“好久不见”想说很久,最后变成“再见”或者“再也不见”


      “你怎么看待这次你放弃混双,只攻女单和女团呢?”2028年奥运会女单赛后采访,记者突然的提问让原本刚赢得奥运会女单冠军的孙颖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在筹备奥运会期间因为上届取得的混双冠军一开始大家都看好而且也都努力训练迎接这次的奥运会,孙颖莎回忆了前几年的一些片段,只是楞了两到三秒。半开玩笑的说道“我还放弃了女双呢,大家不要太好奇,其实乒乓球作为国球一直都不缺乏努力而且有成绩的选手,对于我来说,或者对于我现在这个年龄来说,要把一些机会让给更需要的人,我只想打好属于我自己一个人的战役,毕竟长大了,不再需要头哥带我飞了。”   


      “那对于今晚的男单决赛,你有什么想对老搭档王楚钦说的吗?”刚提出尖锐问题的记者还是不肯放弃这次机会,已经走出记者采访区的孙颖莎只是回头说了句“加油”就快步离开采访区。没有当面说的加油最后还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说了出来,跌跌撞撞的一路走来,已经习惯相互鼓励前景,习惯有心事和他分享,习惯了太多之前一个人不会有的习惯,可是终究习惯会变,人心会变。不会再承诺用奇葩的奖励赢来比赛的喜悦,也不会再因为发球失败会有人拍你的肩膀告诉你没事还有机会,更不会比赛末尾有人走过来拥抱你。


       孙颖莎的背包里还躺着那枚刚得来的单人金牌,鬼使神差的走进了主办方给乒乓球队准备的练习场。果然,那个今晚要比赛的人还在练习,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没有开封过的矿泉水向他走去。“头哥,喝水。”有几年没有做过同样的事情了,以至于刚还在认真练球的他和递水的自己愣住了。陪着一起练习的同队男队员也摆出一个喝水的姿势就去场外找自己的水杯,“谢谢。”王楚钦拿过水拧开喝了一口,“你的决赛,我有关注,虽然没有全程关注。”干巴巴的笑了一下,“来场馆找我有事?”其实好久了,没有正常的好好交流过了,因为不再配混双,练习又是分开的,就连之前混合过的封闭训练也再没有出现过,唯一的见面也只是在天坛公寓的走廊和大门口匆匆一别就过去了。


     “有点事情。”孙颖莎打开背包取出属于自己那枚金牌,走进他,踮起脚,往他脖颈处带上那枚象征胜利的金牌。“让你提前感受下他的分量,也预祝你比赛能成功摘金。”赶紧往后推了几步,生怕心脏加速跳动的声音被对面的男孩听到。


     “谢谢。”王楚钦顺势抬起的手滑过脸颊最后落在了孙颖莎的头上,拍了拍她的头。“豆包,真的谢谢你。”摸了摸金牌上的纹路,拿下又重新带到了小姑娘的脖子上,“我会努力争取得到属于自己的那块,所以你这块你自己好好保存,等以后老了,我们要比比到底谁赢的金牌更多好不好。”眼前的女孩早就没有之前的稚嫩,脸颊也逐渐消瘦下来,曾经的男孩头现在也蓄起了头发至少可以在头后扎起一个小揪揪了,也慢慢成为女队的领军人物。有很多回忆都在脑子里像幻灯片一样一张一张的过了起来,那个从来没有属于过他的女孩终究长大了。






回合

第二回合

你曾经踏过的满路荆棘,终有一天我也踏过了


       当亚运会混双决赛的赛场上,当第六局小比分11比7大比分4比2胜利后,当抱着散发着牛奶香味的孙颖莎的时候,想起了在雅加达机场讨论过的话题。“小豆包,你做到了,我们做到了。”附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等一下要陪你绕场一周吗?”孙颖莎突然想到了世青赛颁奖的时候发生过的事情,挣脱了怀抱往媒体采访区走去,“那可是冠军才有的荣誉。”和跟着她小半米远的王楚钦说道。

     “我看你是想要抵赖吧。”王楚钦想到最近的几次捏脸,或许是真的要18岁成年了,知道男女有别了,也或许是真的怕脸被捏大不好看了,每次都是本能性的躲开。看了看旁边有的犯着傻气的小豆包,才想起男团比赛结束后采访间隙和李叔无意提到的和小豆包的约定。自己还没上手捏她的脸,后背倒是感觉被小拳头锤了一下,背到不疼,就是心脏闷闷的找不到出口的感觉,两手只是轻轻的夹了下她脸颊的肉,不轻不重没什么感觉,其实就怕小豆包等下真找自己麻烦还有腾出时间来哄半天有点难办而已。

     “真不用绕场一周?”颁奖升旗拍照一系列流程结束后,和曼姐远哥约了等下一起吃晚饭,还是象征性的询问下王大头。

     “你要真有心,等下陪我逛下亚运村,买个纪念品回去,我妈微信里都唠叨了好几次了。赶紧的,后台还有采访。”王楚钦想了想,估计是真的没上手用力捏,采访结束到颁奖结束,感觉小豆包都没有对自己生气。还想着擅自和李叔把两个人的小秘密说出去会赌气不理自己,想来想去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

       后台的其他几家媒体采访大致问题都差不多,被问道回去会不会再庆祝下,王楚钦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捏脸不就是庆祝了吗。”连自己都快诧异回答的如此顺理成章,什么时候捏下小豆包的脸就可以媲美拿冠军了?或者说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获奖之后就会和她分享喜悦了?不会喜欢她吧?王楚钦好像找到了出口,之前心脏闷闷的感觉像是迁移到了小拳头殴打的后背,肆无忌惮的扩张开来。

     “头哥,走吧。”王楚钦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孙颖莎,“预定全竞赛混双捏脸。”没有疑问直白的陈述句,笃定了眼前的人不会反抗自己。当听到熟悉的“王大头你幼不幼稚”揉乱了她的短发,“我可和你说啊,你头哥可是要带你赢遍全世界的,你给我争气点。”孙颖莎内心觉得她头哥估计比赛打的太久,头太大血液循环供不上缺氧了后中二了起来。这样其实也挺好,没有胜负心的自己碰上了胜负心爆棚的王大头。就像采访的时候说道那样,能够和曼姐他们周旋那么久,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王大头,没有他估计按照自己的性格早就放弃了。所以,幸好有他。

       后来,当两人早已不再年少,已是而立之年将要成家立业时。想起过往的岁月,一起并肩做账的哪些时候,青春年少,肆意挥霍。去过很多城市征战很多国家,荣誉可以写满一本书那么厚。可是还是会怀念幼稚的要命的18岁刚成人的时光,就算道路荆棘难走,可是有你陪伴真好。










回合(半现实、半虚构,本心想站社会主义兄妹情谊,BE?)

第一回合

所有的再见都是为了更好的遇见

    “14岁的童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是无止境孜孜不倦的补课班?还是街边无证经营的小卖部传出的孩童声音亦或者是像我这样的少小离家追逐乒乓梦想的自己?”王楚钦14岁的身躯不算健壮,大大的背包里面放着东西不算多,但是单肩背着也有些累。刚和在家乡的妈妈打了电话,除了叮嘱注意身体勤加刻苦练习好像也说了其他的什么,被身边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其他人盖过,听不清,敷衍的说了些话挂掉电话后加快脚步跟上大部队。

    “那个让一下。”王楚钦回头看了看,一个只到自己肩膀的男生还是女生?再看了下旁边,得,真把运动员通行那小亩三分地都给几个人排齐了,打了打旁边人让出可以通行的距离。

     “那不是河北的孙颖莎吗?”王楚钦身边的人撇撇嘴指了指前面的小矮个,“要来二队的,打球挺凶的小姑娘。”

     “王楚钦,醒醒,到雅加达,要下飞机了。”梁靖崐推了推身边昏睡不醒的少年。王楚钦掀开盖在脸上的外套,伸了伸腰,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看到坐在前几排的孙颖莎和梦姐聊得正嗨。回想起一路上的梦,也不知道是封闭训练太辛苦还是临近比赛压力太大竟能梦到刚开始打联赛的自己和分不清男女的豆包。

    “豆包,过来。”王楚钦站在行李传送带边上,拿起最后一件行李箱,孙颖莎推着空置的行李车小跑过来,“头哥,谢啦。”

    “是要报酬的。”捏了捏孙颖莎的脸,王楚钦看了看男队那边,又看到梦姐向豆包这边走过来,兴许真的是长途跋涉让脑子也变得迟钝起来,“豆包,你平时做梦吗?”脱口而出的问题,看到奶里奶气的孙颖莎抬头诧异的看向自己,尴尬的笑了笑,“就是连夜飞,睡得不踏实,在飞机上胡乱做了梦而已。”抓了抓头发,和梦姐打过招呼后就跑去男队那边集合去了。

     “我感觉头哥压力好大啊!”孙颖莎推着行李车边走边和梦姐说道,“他居然睡觉都睡的不踏实,胡乱做梦哦。”梦姐回头看了看王楚钦,这个活在传说中很厉害的少年,又看了下眼前这个天赋异禀的少女,笑着摇了摇头。刚想问梦姐在笑什么就感觉到脖子被拉扯了起来,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王大头,亏我刚刚可怜你训练辛苦,压力太大,你这样幼稚不幼稚。”用自己的小短手想去拉开王楚钦的手,谁知他已经放下了。

    “刚和远哥说混双要会师决赛,你说,豆包你做的到吗?”

    “你带我赢,我让你捏脸,自愿的那种。”


     最后想说, 如有雷同,纯属我两脑回路一致,是可以当小伙伴的那种